您好,欢迎来到华艺国音_声乐培训|北京声乐培训|学唱歌|艺考培训|音乐培训班|声乐学习!

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

表演课推荐话剧片段——《雷雨》



贵:(向四凤)刚才是谁喊你? 
四:    二少爷。 
贵:    他叫你干么? 
四:    谁知道。 
贵:   (责备地)你为什么不理他? 
四:    噢,我(擦眼泪)--不是您叫我等着么? 
贵:    (安慰地)怎么,你哭了么? 
四:    我没哭。 
贵:    孩子,哭什么,这有什么难过?(仿佛在做戏)谁叫我们穷呢?穷人没有什么讲究。没法子,什么事都忍着点,谁都知道我的孩子是个好孩子。 
四:   (抬起头)得了,您痛痛快快说话好不好。 
贵:    (不好意思)你看,刚才我走到下房,这些王八蛋就跑到公馆跟我要帐,当着上上下下的人,我看没有二十块钱,简直圆不下这个脸。 
四:    (拿出钱来)我的都在这儿。这是我回头预备给妈买衣服的,现在您先拿去用吧。 
贵:    (高兴地)这给我啦,那我只当你这是孝顺父亲的。--哦,好孩子,我早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 
四:    (没有办法)这样,您让我上楼去吧。 
贵:    你看,谁管过你啦,去吧,跟太太说一声,说鲁贵直惦记太太的病。 
四:    知道,忘不了。(拿药走)。 
贵:    (得意)对了,四凤,我还告诉你一件事。 
四:    您留着以後再说吧,我可得跟太太送药去了。 
贵:    (暗示着)你看,这是你自己的事。(假笑)。 
四:    (沉下脸)我又有什么事?(放下药碗)好,我们今天都算清楚再走。 
贵:    你瞧瞧,又急了。真快成小姐了,耍脾气倒是呱呱叫啊。 
四:    我沉得住气,您尽管说吧。 
贵:    孩子,你别这样,(正经地)我劝你小心点。 
四:    (嘲弄地)我现在钱也没有了,还用得着小心干什么? 
贵:    我跟你说,太太这两天的神气有点不老对的。 
四:    太太的神气不对跟我什么关系? 
贵:    我怕太太看见你才有点不痛快。 
四:    为什么? 
贵:    为什么?我先提你个醒。老爷比太太岁数大得多,太太跟老爷不好。大少爷不是这位太太生的。 
四:    这我都知道。 
贵:    你知道这屋子为什么晚上没有人来,老爷在矿上的时候,就是白天也是一个人也没有么? 
四:    不是半夜里闹鬼么? 贵    你知道这鬼是什么样儿么? 
四:    我只听说到从前这屋子里常听见叹息的声音,有时哭,有时笑的,听说这屋子死过人,屈死鬼。 
贵:    一点也不错,--我可偷偷地看见啦。 
四:    什么,您看见,您看见什么?鬼? 
贵:    (自负地)那是你爸爸的造化。 
 
 
四:    你说。 
贵:    那时你还没有来,老爷在矿上,那么大,阴森森的院子,只有太太,二少爷,大少爷在。那时这屋子就闹鬼,二少爷是小孩,胆小,叫我在他门口睡,那时是秋天,半夜里二少爷忽然把我叫起来,说客厅又闹鬼,叫我一个去看看。二少爷的脸发青,我也直发毛。可是我刚来的底下人,少爷说了,我怎样好不去呢? 
四:    您去了没有? 
贵:    我喝了两口烧酒,穿过荷花池,就偷偷地钻到这门外的走廊旁边,就听见这屋子里啾啾地像一个女鬼在哭。哭得惨!心里越怕,越想看。我就硬着头皮从这门缝里,向里一望。 
四:    (喘气)您瞧见什么? 
贵:    就在这桌上点着一支要灭不灭的洋蜡烛,我恍恍惚惚地看见两个穿着黑衣裳的鬼,并排地坐着,像一男一女,背朝着我,那个女鬼像是靠着男鬼的身边哭,那个男鬼低着头直叹气 
四:    哦,这屋子有鬼是真的。 
贵:    可不是?我就是乘着酒劲儿,朝着窗户缝轻轻地咳嗽一声。就看这两个鬼飕一下子分开了,都向我这边望:这一下子他们的脸清清楚楚地正对着我,这我可真见了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