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华艺国音_声乐培训|北京声乐培训|学唱歌|艺考培训|音乐培训班|声乐学习!

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

表演课推荐话剧片段——《北京人》



瑞呆望着那炉火。霆走到那巨影的下面,望了一望,又复巡逡退回。 
曾 霆 (找话说)妈妈没有睡么? 
曾瑞贞 大概睡了吧。 
曾 霆 (犹疑)你怎么还不睡? 
曾瑞贞 我刚给爷爷煮好药。(忽想呕吐,不觉坐下) 
曾 霆 (有点焦急)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 
曾瑞贞 (手摸着胸口)没有什么,(失望地)要我走么? 
曾 霆 (耐下)不,不。 
〔淅沥的雨声,凄凉的“硬面饽饽”的叫卖声。 
曾 霆 (望着窗外)雨下大了。 
曾瑞贞 嗯,大了。 
[深巷中凄寂而沉重的声音喊着:“硬面饽饽!” 
曾 霆 (寂寞地)卖硬面饽饽的老头儿又来了。 
曾瑞贞 (抬头)饿了么? 
曾 霆 不。 
曾瑞贞 (立起)你,你不要回屋去睡么? 
曾 霆 我,我不。你累,你回去吧。 
曾瑞贞 (低头)好。(缓缓向书斋小门走) 
曾 霆 你哭,哭什么? 
曾瑞贞 我没有。 
曾 霆 (忽然同情地,一句一顿)你要钱——妈今天给我二十块钱—— 在屋里枕头上——你拿去吧。 
曾瑞贞 (绝望地叹息)嗯。 
曾 霆 (怜矜的神色微微带着勉强)你,你要不愿一个人回屋,你就在这里坐会儿。 
曾瑞贞 不,我是要回屋的。(霆打了半个喷嚏,又忍住,瑞回头)你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服穿少了吧? 
曾 霆 我不冷。(瑞又向书斋小门走,霆忽然记起)哦,妈刚才说—— 
曾瑞贞 妈说什么? 
曾 霆 妈说要你给她捶腿。 
曾瑞贞 嗯。(转身向文清卧室走) 
曾 霆 (突然止住她)不,你不要去。 
曾瑞贞 (无神地)怎么? 
曾 霆 (希望得着同感)你恨,恨这个家吧? 
曾瑞贞 我? 
曾 霆 (追问)你? 
曾瑞贞 (抑郁地低下头来) 
曾 霆 (失望,低声)你去吧。 
〔瑞走了一半,忽然回头。 
曾瑞贞 (一半希冀,一半担心)我想告诉你一件事。 
曾 霆 什么事? 
曾瑞贞 (有些赧然)我,我最近身上不大舒服。 
曾 霆 (连忙)你为什么不早说? 
 
曾瑞贞 我,我有点怕—— 
曾 霆 (爽快地)怕什么,你怎么不舒服? 
曾瑞贞 (嗫嚅)我常常想吐,我觉得—— 
曾 霆 (懵懂)啊,就是吐啊。(立刻叫)妈! 
曾瑞贞 (立刻止住他)你干什么? 
曾 霆 (善意地)妈屋里有八卦丹,吃点就好。 
曾瑞贞 (埋怨地)你! 
曾 霆 (莫明其妙)怎么,说吧,还有什么不舒服? 
曾瑞贞 (失望)没有什么,我,我——(向卧室走) 
曾 霆 你又哭什么? 
曾瑞贞 (止步)我,我没有哭。(突然抬头望霆,哀伤地)霆,你一点不知道你是个大人么?霆,我们是—— 
曾 霆 (急促地解释)我们是朋友。你跟我也说过我们是朋友,我们结婚不是自由的。你的女朋友说的对,我不是你的奴隶,你也不是我的奴隶。我们顶多是朋友,各人有各人的自由,各走各的路。你,你自己也相信这句话,对吧? 
曾瑞贞 (忽然坚决地)嗯,我相信! 
〔由右面大奶奶卧室内—— 
[思懿的喊声:瑞贞!瑞贞! 
曾 霆 妈叫你。 
曾瑞贞 (愣一愣,转对霆)那么,我去了。 
曾 霆 嗯。 
〔瑞贞入右面卧室。 
曾 霆 (抬头望望那巨大的猿人的影子,鼓起勇气,走到那巨影的前面,对着那隔扇门的隙缝,低声)袁圆,袁圆! 
〔瑞又从大奶奶卧室走出。 
曾 霆 (有些狼狈)怎么你—— 
曾瑞贞 妈叫我找愫姨。 
[瑞由书斋小门下,霆有些犹疑,叹一口气,又—— 
曾 霆 袁圆!袁圆! 
〔隔扇门打开,泄出一道灯光,袁圆走出来,圆头插着花朵,身披着铺在地上的兽皮,短裤赤腿,上身几乎一半是裸露着,一手拿着一把大剪刀,一手拿着铰成猿人模样的马粪纸,笑嘻嘻地招呼着霆。 
袁 圆 咦,你又来了? 
曾 霆 你,你这是——  (小声) 
曾 霆 圆圆妹妹,你看见我给你的信了没有?
袁 圆 (点头,天真地)看到了。
曾 霆 (欣喜)那你读我给你的诗,信里边的诗了没有?
袁 圆 念啦。
曾 霆 (欣喜)念啦?
袁 圆 (点头)嗯。我爸爸说你的字比我写的好。
曾 霆 (惊吓)你,你给你爸爸看啦?
袁 圆 (忽然聪明起来)啊,别红脸,不要紧的,爸爸说你就写了两个白字,比我好。
 
曾 霆 那我给你那诗?
袁 圆 (点头)我给爸爸看了。
曾 霆 (更惊)也给他看啦?
袁 圆 我看不懂。
曾 霆  那么你父亲?
袁 圆  他说,那诗古的很,他也看不懂。
曾 霆 他还说什么。
袁 圆 他叫我以后,不跟你一块玩呐,哈哈哈哈  (安慰)不理他,明天我们俩还是一块儿放风筝去
曾 霆 (低语)可,可是为什么你能在一快玩呢?
袁 圆 (随口)愫姨刚才找我爸爸来了。
曾 霆 (吃惊)干什么?  
袁 圆 她说你的太太已经有了小娃娃了。
曾 霆 (晴天里的霹雳)什么?
袁 圆 她说你就快成父亲了,(好奇地)真的么? 
曾 霆 (落在雾里)我? 
袁 圆  我爸爸等愫姨走了就跟我说,叫我以后别跟你玩了。 
曾 霆 (依然晕眩)当父亲? 
袁 圆 (忽然)我十五,你十几? 
曾 霆 (发痴)十七。 
袁 圆 (想引起他的笑颜)啊,十七岁你就要当爸爸了。(拍手)十七岁的小爸爸,小爸爸 小爸爸  (小爸爸的同时曾霆就开始哭)
曾 霆 (突然呜呜地哭起来)
袁 圆 别哭了,曾霆你别哭啊,你别哭啊,你再哭,我生气了。 
曾 霆 (依然痛苦着) 
袁 圆 曾霆,别哭了,曾霆,别哭了,你看,我把我的鸽子都送给你。
曾 霆 (摇头)不,不,我想哭啊。 
〔巨影后袁任敢的声音:圆儿!圆儿!
袁 圆 (低声)我爸爸叫我了,明天见,我明天等你一块放风筝,钓鱼,好吧? 
〔巨影后袁任敢的声音:圆儿!圆儿! 
袁 圆 来了,爸。
曾 霆 (依然哭泣着)